全北现代vs广州恒大下半场:

七律·紀念土地承包四十年感懷(1)

興化灣新聞 · 2018-12-26 19:08
原標題:七律·紀念土地承包四十年感懷
(中華新韻)

  其一:

  一夜東風滿塞邊,包干號角動山川。

  旱苗盼雨三春望,抔土縈心萬眾瞻。
  豈想冬雷鳴社隊,更隨人意理坤乾。

  牽牛牽馬回家去,喜上眉梢壯老年。

  其二:

  量地分田踏雪行,抓鬮排號興沖沖。

  南溝北嶺人行跡,東陌西塍月籠聲。

  遍野匆匆頻樂問,滿村濟濟怯紛爭。

  黎明燈火寒星夜,垅畝耕耘躍躍情。

  其三:

  春風化雨潤霏霏,禾草壟頭各自肥。

  丁壯壺漿爭破曉,農忙田野搶耕暉。

  婦姑攜子耘鋤去,嫗叟炊煙傍晚歸。

  濕透衣衫余汗漬,霞紅盈臉伴歌飛。

  其四:

  焱焱秋陽生晚霜,稼禾吻露野凝香。

  金黃盈塞無涯海,靨粉揮鐮倩女裝。

  五谷豐倉說政績,萬家快馬送公糧。

  通街笑語燈光皎,白發歡欣稚子狂。

  其五:

  包干不戀舊耕耘,機械轟鳴奏凱音。

  卌載豐盈安社稷,六畜興旺富鄉村。

  戶籍漸改商鞅贅,壁壘趨平溝壑深。

  三億青春流動客,唐城宋市抖精神。

  注釋:

  黑龍江省農村的大包干始于1982年末,比小崗村改革晚了五年。這五年,不是農民不愿意改,而是農民望眼欲穿要改革,但“上邊放,下邊望,中間有個頂門杠”,改不動。四十年,這里以1978年計數。當年筆者正在公社工作,參與了農村耕地大包干的全過程。
上一篇:當什么都失去的時候,還有回憶在(4)
下一篇:贛榆海頭鎮白石頭村八旬偏癱喪偶老人張定凱被次子二人虐待致死的不幸遭遇(1)

全北现代阵容 www.lqtos.com.cn 文章推薦:

到日本“打黑工”,真的劃算嗎?

我想為那個擺“咳嗽務必掩住口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