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北现代vs武里南2019:

海城市-遼寧省-自我膨脹、找不著北的海城袁守富、蘇丹們

興化灣新聞 · 2019-09-11 19:51
原標題:自我膨脹、找不著北的海城袁守富、蘇丹們
本網2019年09月11日訊:自我膨脹、找不著北的海城袁守富、蘇丹們



  對于侵害國家、集體、群眾利益的不正之風和腐敗問題群眾反映強烈,社會關注度高,嚴重損害黨和政府的形象,必須采取有效措施,嚴肅整治。有權莫任性,用權須謹慎,莫將心思用錯地方。當前,有少數如遼寧省海城市副市長張政民、審計局長韓光群等黨員領導干部為了個人或小團體利益,置黨性、法紀于不顧,在金錢和利益的誘惑下,官黑勾結、喪失原則,沆瀣一氣,以“集體研究”“工作需要”為由,違反規定,侵害集體利益,從工作搭檔變成貪腐搭檔。同事成“同腐”甚至成“同犯”,相對一般腐敗而言,具有組織性、隱蔽性強,形式多樣等特點,有的腐敗行為是經過精心設計謀劃的,甚至還披上了合法的外衣,且更能形成攻守同盟,不易查處,性質更為惡劣,危害更大。同事成“同腐”,不僅破壞了黨內政治生態,更損害了一個單位的健康發展,這種現象應當引起足夠的警醒。
  遼寧省海城市副市長張政民、審計局長韓光群等與涉黑組織頭目袁守富、蘇丹等聯手,組織形成一個貪腐犯罪組織,其成員有:
  1、張政民:遼寧省鞍山海城市副市長(曾任王石鎮黨委書記、海城市財政局長)。
  2、韓光群:遼寧省鞍山海城市審計局局長(曾接任張政民為王石鎮黨委書記、海城市財政局長)。
  3、胡明偉:遼寧省鞍山海城市公安局王石鎮派出所所長
  4、于海濤:遼寧省鞍山海城市海城市人民法院法官(袁守富很多行政案件的主審審判長)
  5、宿鋒:遼寧省鞍山海城市海城市人民法院法官(袁守富部分行政案件的主審審判長)
  6、梁冰:遼寧省鞍山市立山區人民法院法官(袁守富部分民事案件主審法官)
  7、袁廣潮:(袁守富兒子,鞍山市岫巖消防大隊大隊長)
  8、袁守富,黑道號稱:小蘭。籍貫為遼寧省鞍山市海城市市民(文盲,中共黨員、海城市人大代表)
  9、蘇丹(袁守富的兒媳婦、袁廣潮妻子、碩士研究生)
  10、劉玉蘭(袁守富前妻)
  11、侯野(袁守富的姘頭,因詐騙被網上追逃)
  12、耿某(袁守富的外甥)
  張政民與韓光群的關系非同尋常,只要張政民每換一個職務,空出來的職位一定是留給韓光群來擔任,從王石鎮黨委書記,到海城市政府辦公室主任、再到海城市財政局長都是如此!他們是互相掩護、互相?;?、互相利用的權力小圈子,屬于人身依附的職務犯罪關系。
  袁守富,籍貫為遼寧省鞍山市海城市市民(文盲,黑道號稱:小蘭,在張政民、韓光群幫助下,成為中共黨員、海城市人大代表),在“嚴打”期間曾被判刑。
  張政民、韓光群為了達到霸占39.574113萬平方米(約等于594畝)國家永久性基本農田、侵吞國家銀行財產七筆共計2410萬元(兩千四百一十萬元)、詐騙國家財政科三貸款(僅一次就詐騙一百九十萬元)等各項補貼優惠政策和銀行貸款的目的,他們倆自己不敢在大庭廣眾下明目張膽作案,便將曾被判刑的黑社會分子袁守富網羅到自己的手下充當爪牙,并把袁守富推到前邊當白手套和擋箭牌,而張政民和韓光群則躲在幕后當起真正的老板。為了掩蓋袁守富曾經被判過刑的歷史,達到霸占農田和詐騙的目的,王石鎮派出所長胡明偉助紂為虐,為虎作倀,在暗中私自更改袁守富的戶口和身份證,以漂白其曾犯罪的歷史,并把其戶口從海城市區遷到王石鎮中溝村,從城鎮市民搖身一變,成為農民,以方便霸占國有土地之需。
  袁守富的這兩個身份證的號碼分別是:原來的號碼:210319580208043;改后的號碼:21038119600208043X。這兩個身份證同時使用至今。
  身份漂白后,在張、韓授意指使下,袁守富向政治滲透。變為農民身份后,袁守富不但自己補假手續成為共產黨員和海城市人大代表,而且,這一黑惡勢力腐敗集團的另一骨干分子也被安插成為海城市政協委員。
  袁守富和其手下的骨干分子袁廣潮(袁守富的兒子、鞍山市岫巖消防大隊大隊長)、蘇丹(袁守富的兒媳婦、袁廣潮的妻子)、劉玉蘭(袁守富的前妻)、耿某(袁守富的外甥);侯野(袁守富的姘頭,因詐騙被網上追逃)等人,利用漂白后的身份,為其以后的犯罪大開綠燈,開始了霸占土地并利用農民的土地進行各類瘋狂詐騙活動。例如,袁守富用這兩個不同的身份證,同時與兩個不同的女人登記結婚等等。
  按照公安部的規定,海城市公安局王石鎮派出所所長胡明偉徇私舞弊給袁守富私改戶口和身份證漂白其犯罪歷史身份的事實,與犯罪分子同罪,應開除,并追究其刑事責任!
  其共同犯罪內容還有:
  張政民、韓光群授意、指使海城市人民法院審判長于海濤、宿鋒、審判員陶美微等人,徇私枉法、枉法裁判,暗中做局,利用“套牌案”等形式,制造了多起虛假行政裁定案,用以掩蓋與黑社會分子袁守富共同詐騙到手的巨額財產不被發現查處、逃避法律的制裁。現在僅以下邊兩個例子說明,其他還有很多:
  1、袁守富于1994年在中溝村所蓋的別墅沒有任何手續,違反了土地管理法,為此,海城市國土資源局依據有關法規,于2014年5月30日將處罰的海國土罰字(2014)第T-59號《行政處罰書》。
  當海城市國土資源局于2014年10月16日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時,于海濤作為審判長,對事實清楚的本案給予駁回,不予執行。
  2、海城市國土資源局于2009年6月26日對袁守富作出的【海國土資罰字(2009)第T033號】土地行政處罰決定,同樣被于海濤于2016年3月7日以事實不清為由,駁回,不予執行。而且,2009年做出的處罰,2016年給予駁回,時間間隔長達8年。如果沒有人舉報他們,他們以為能夠蒙混過關,發現有人告他們,于海濤等人才用這種枉法裁判的形式包庇袁守富的犯罪行為。
  3、讓人更加不可思議的是,于海濤、宿鋒等人,為了包庇袁守富的犯罪行為,竟然枉法制造出了全國司法系統有史以來聞所未聞、空前絕后的套牌案:
  每一個案子的案號具有唯一性,這是常識。但是,于海濤作為審判長,針對申請執行人:海城市國土資源局對被執行人袁守富的:海城市源泉養殖有限公司做出的行政裁決書,居然在同一個案號:[(2016)遼0381行審71號]下,掛上了兩個完全不同的案子;被執行人不是袁守富一個,而是完全兩個不同的企業法人代表和企業實體;裁定下達的時間也不是一個時間;為了做得逼真,于海濤竟然將袁守富占土地案的時間比另一個案子的時間提前一年。這起套牌案其背后想要掩蓋的真相不言而喻!
  張政民、韓光群、于海濤、宿鋒、陶美微、袁守富、袁廣潮、劉玉蘭、蘇丹等人辦假案逃避罪責、突擊補辦土地假手續的行為,與正在被中央嚴厲查處的陜西省秦嶺違建別墅的性質相同,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于海濤、宿鋒、陶美微枉法裁判到如此明目張膽、荒唐的地步,世所少見。而且,張政民、韓光群還授意、指使黑社會分子袁守富拿著這樣一紙套牌案空文作為擋箭牌,對上:欺騙前來檢查工作的上級機關及領導和欺騙前來調查的警察;對下:欺騙不明真相的老百姓,司法腐敗到如此程度,為法律和天理所不容?。?!
  張政民、韓光群、于海濤、宿鋒、陶美微、黑社會分子袁守富、蘇丹團伙性避罪的套路之一是:每霸占一塊土地,國土資源局就表面形成一個處罰,而法官給予駁回,不予執行,而且審判長和審判員都是這幾個人。套路之二是:惡意串通,故意讓耿莊信用社以民事案起訴袁守富,妄圖以虛假的民事訴訟來掩蓋其嚴重的刑事犯罪;故意以和解的方式來掩蓋其侵吞、占有國家財產的真實目的,以逃避刑事罪責。而且審批貸款的也是同一個領導。套路之三是:買通個別國土資源局的領導為袁守富化整為零的土地,違法辦理國有土地使用證。而且審批地權、地證的也是同一個領導。對于海城張政民、韓光群、袁守富、蘇丹等一伙兒心術不正、侵害群眾利益的黨員干部,我們堅決嚴肅查處,果斷亮劍,絕不放過!事不三思終有悔,凡事反省反思,多審視、叩問自己的初心,多一分冷靜清醒,也就不至于像張政民們到最后自我膨脹、找不著北了。他們自以為是有“?;ど 鋇謀;?,也無論這些“?;ど 北嘀頻枚嗝囪廈?,自以為“防護工作”做得滴水不漏,在同伙面前“啪啪”地拍著胸脯保證“海城這個地方,組織想不到、紀委查不到、法律管不到”,但最終的結局將證明,所有的所謂“轉明為暗、改頭換面、隱形變異”,在越來越密的監督之下,越來越嚴厲的黨紀國法面前,越來越果決的追查之下,他們終將無處藏身!
上一篇:松山-區政府-赤峰市松山區征地亂像
下一篇:沒有了

全北现代阵容 www.lqtos.com.cn 文章推薦:

快書-浮漂-云

駕駛證到期更換 常德市白鶴山交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