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全北现代的球衣:

福州-我的-新工作干了兩天被排擠

湄洲灣新聞 · 2019-09-11 20:04
原標題:新工作干了兩天被排擠
本網2019年09月11日訊:新工作干兩天被排擠:
  昨天找了一份新工作,第一天上班,晚上又到了交房租的時間,我付了房租,順便說我的工作離這里比較遠,我打算搬家。我知道房東內心很不滿,包括周圍人也是恨之入骨,因為我搬家,意味著他們下崗,沒有了另一筆收入,住房周圍人很多都很可疑,不是我疑神疑鬼,杯弓蛇影,而是他們經常竊竊私語議論到我,我根本不認識他們,日常也不和他們接觸,甚至還說到我不會喜歡某個人,口吻很不滿,似乎非得我和那個人組成家庭。最咄咄逼人的是隔壁一男一女,女的和鬼附體一樣,誰搬過來住就跟說饒舌,說我壞話,甚至跑遍城中村店鋪對我進行丑化,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是干一樓一鳳的?;褂卸悅嬉歡運拇ㄈ?,特別是那個男的,這么積極傷天害理,小心下次更大的天譴,還有其他可疑的人,都為一個人服務。房東一家人也很缺德,一大把年紀,還說話歹毒,比如跟人說,他有錢就滿讓他住,說的我好像求她們一樣,城中村租房大片,價錢也差不多,一些還比她這干凈,我的住房不僅骯臟,現在連光線也沒有了,還經常停水。幾天前我打租房電話,老房東兩口子似乎不滿,我真懷疑他們在文攻五衛的年代是不是經常批斗父母,出賣朋友,污蔑老師。他們的兒女會不會找人對我搞邪術,如下降頭,或續命術,把我二十年壽命分十年給他母親,十年給他父親。
  今天工作到下午,倉庫管理找我聊天,說我不適合工作,算錢讓我找其他工作,這樣對我的驅逐我已經習慣了,福州看不慣別人有精神愛好,比如文藝,而且這座城市也看不到善良,包容,他們對一切犯罪不聞不問,卻把愛好文藝的人看是威脅。無論是誰在幕后搞鬼,我都不會屈服,我本就不是福建人,再大的磨難,再苦的生活,我也不會因為這個吃人的城市而放棄對善良的渴望,拋棄文藝的激情。我已經是一個人,無家可歸,生死有命,就當上輩子欠了閩土,這輩子來還債了。其實新工作還是屬于被暗算,我在福州一直命犯小人,他們做賊心虛,所以一直讓我顛沛流離,寸步難行,被他們玩于股掌。有人說我個人的問題,如果說問題,那就是我不適合福州,既然不適合,我計劃離開有錯嗎,問題是,這些在福州的牛鬼蛇神不讓我離開啊,他們拿我的身體做實驗,毒害我的身體,甚至打算把我推入工地搞打生樁。我不適合在底層工作,排擠我,驅逐我的很多都是底層人,他們沒有文藝的激情,不關注天下大事,不懂尊重生命和諒解不幸者,他們一副人的嘴容,卻是蛇蝎心腸,整個福州都是蛇蝎心腸。一些人下毒造成我體虛,乏力,然后跟蹤我去面試的單位,傳播我與同事不合,沒有力氣吃不了苦。不是我愿意選擇福建,是上代人的不幸造成了我一輩子的不幸,兇手一定得意洋洋,沒有用,最后,我寧可自殺,也不會和你們這些惡魔同流合污。
  歌手遲志強唱過“人生最大的悲劇,莫過于失去自由”,我在閩人的地方從小到大根本沒有自由,我會重新租房,離開這個骯臟的城中村,離開,只是從一個狼窩逃離,又墮入另一個虎穴,只要人在福州,周圍就永遠都是陰陽怪氣,笑里藏刀,和面目可憎的人,他們都是吃人的妖孽。
上一篇:男子-民警-唐山東窯派出所充當犯罪分子?;ど 萄侗乒┪痹焓率?!
下一篇:沒有了

全北现代阵容 www.lqtos.com.cn 文章推薦:

選賢舉能,造就新時代干部隊伍(

在雜志云網站訂的雜志,半年僅收